当前位置:主页 > 会议热搜 >口技、beatbox、悬疑、喜剧──专访《变声侦探》黄彦霖X >
口技、beatbox、悬疑、喜剧──专访《变声侦探》黄彦霖X
上传时间:2020-06-23点击:768次

口技、beatbox、悬疑、喜剧──专访《变声侦探》黄彦霖X

故事工厂 Story Works 以原创戏剧作品为主体,希冀一篇篇好故事,将生活养分带进台湾各个角落。秉持对戏剧的热情与使命、踏实的站在这片土地上,呈现每个动人时刻。在这里,我们製造感动,製造惊喜,製造有生命的故事。

《变声侦探》是故事工厂第六回作品,以口技演出有悬疑色彩的喜剧。我们对舞台剧与口技并不陌生,但这两个元素加在一块儿,可就是罕见的表演艺术形式;《变声侦探》製作规模看似小戏,只有钱君衔、钱君仲、陈大天与郭耀仁四名演员,两两搭成一组(一声一演),但背后需要摸索的创造空间却很惊人。若用「创举」来形容《变声侦探》的挑战,并不夸张,而这样的形式演出若能赢得票房青睐,那幺故事工厂的尝试就是表演艺术的里程碑。

在网路上以「口技」或者「beatbox」搜寻,找出来的创作内容包罗万象,一个比一个厉害,这些炫技篇幅都不长,像是一段一段秀,不需要严谨的故事主轴,只要声音精彩即可;这回,《变声侦探》却要把口技延伸成一齣舞台剧,用口技说出一个完整故事,声音不再只是加分或者点缀的配角而已。

导演黄彦霖说,虽然也有人用口技把大家熟悉的作品像是《星际大战》演过一遍,但这脚本是大家熟知的,口技诠释少了「要让大家看得懂」的门槛,但《变声侦探》则是要透过声音让大家看得懂一个全新的故事,而且不是一般舞台剧可以演出的剧情,因此剧本仍不断在修改翻转中。

初次与黄彦霖(飞飞)与口技演员钱君衔(大钱)见面,两人有类似的特质:腼腆、略木讷,他们神情严肃坐下来,大概是準备认真地对待这次採访;然而,事实上不到五分钟,在场所有的人就被他们搞到笑歪,边笑边拭泪持续到专访结束,只有这两人依旧神情认真除外,俨然我们的笑与他们无关。这不仅是最令人激赏的地方,同时也是製作演出《变声侦探》最困难的挑战。

「挑战可大啰!」钱君衔像是接到不可能的任务,意味深长地吐出这几字。他十多年来的口技演出经验,从街头艺人到电视节目、舞台剧或者儿童故事,独立演出的时间最长不超过四十分钟,而且常常都是即兴、无釐头、跳耀式的发想,少有严谨的故事主轴,而这正是排戏的困难点,「声音发展过程是抽象的,可以被推理的。」他以「咻」这样的一个声音为例解释,「可以是一阵风声,可以是一辆跑车疾驰,可以是一块布飞过去,或者是拉鍊拉开的声音,就看我怎样去讲这件事。」

声音的诠释空间有无限可能,也因此,钱君衔与弟弟钱君仲往往一站上舞台,两人就很有默契地玩到忘我,即使飞跳到外太空去也无所谓,因为就是秀,急转弯拉回来,随时都可以轻鬆下台一鞠躬也不觉唐突,但舞台剧不能如此,「所以导演彦霖要帮我们悬崖勒马,有时候我们飞到宇宙去了,得要拉回来,但有时候他(导演)也会一起飞,就忘了⋯⋯」钱君衔此话一出,立即引来众人大笑,包括黄彦霖。明明他说挑战很大,但他的形容却又像是打电玩一样轻鬆。

拜网路之赐,想学口技的人,上网查一下youtube,就有参考不完的教学影片,但在钱君衔接触口技的年代可没这些资源,小小年纪的他堪称无师自通,自顾自地玩耍,竟然就这幺玩出了自己的一条路。

「这跟个性有关,我从小很孤僻。」小男生大概都有过那种玩具时,一边玩一边配音的经验,只是多数孩子会找朋友一块玩,但钱君衔大多时候是下课后躲完房间自己玩,更妙的是,他还会帮自己的音效录音,听听自己配音的效果如何。

钱君衔躲在房间玩,还自言自语、製造各种声音,很可能会被父母亲以为自己脑袋有问题,所以他的口技早就练就一嘴好功夫,只要妈妈在房门外喊人,他就有办法用口技应对,父母亲始终没发现这小孩的天赋,而钱君衔也因为没被外人闯入干扰下,一直持续到大学。他从小画画,大学因而选念美术系,直到有次系学会办活动,他自告奋勇上台表演,这是他第一次把放在心里头十多年的秘密公诸于世。

那次演出的观众反应如何,钱君衔早忘了,他只记得在台上演出口技时的感觉,「这比绘画更吸引我」,当时弟弟也是第一次看到哥哥的演出,于是钱君衔决定拉钱君仲一起迈开脚步,迎向口技演出。

同样的十八岁,钱君衔维持秘密多年不受侵犯,因而得已累积日后口技创作的养分,但黄彦霖就没这幺好运。原来,黄彦霖也有类似的孤僻成长岁月,严格说来,应该比钱君衔更封闭,因为他是独子,从小跟着父亲工作环境就学,因住的比较远,放学后没什幺朋友,高中去澳洲唸书,英文不好,加上他去的时候正值全球金融风暴,澳洲经济低迷,台湾人纷纷离开,只好大多时间和自己玩耍。

黄彦霖长年与自己玩,最好的朋友是所有的笔,每枝笔代表一个角色,他把看过的电影、故事全都在脑海里重新剪辑一遍,越玩越精緻,还会用铁丝帮角色做武器,剑啊、枪啊都来,抽屉里充满小铁件,都是自己亲手打造的玩具,直到有次表哥在门外偷看房里的黄彦霖⋯⋯

「你在干什幺?!」表哥突然闯入,而且很大声吆喝,这一喊把他吓了一大跳,「我的秘密从此被发现,而且那年我十八岁,已经不是小朋友了⋯⋯」带着惊吓与受伤的心情,黄彦霖虽然没有直接成为口技演员,但这次编导《变声侦探》,也是一种微妙的连结,「这件事我从来没跟人说,是这次排练我才公开。」

两个孤僻(或说孤单)的童年生命,在这世上不同的个角落用自己的声音陪伴自己,与自己玩,这一回,他们相遇了,而且是要把生命故事以口技特有的喜感带给观众,笑中有泪、泪完再笑,黄彦霖与演员们之间的火花,令人期待。採访他们之后,到这篇稿子完成期间,听说剧本又了大翻转,可想见到公演之前,应该还会不停翻盘。究竟这声音剧本要变到什幺程度,观众们就不妨应景当个侦探,一起来推理这齣戏最后的可能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猜你喜欢